疫情下的手术:烧伤病人发烧了治疗继续,广东省人民医院抢救患者

广东省人民医院医生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给烧伤病人做气管插管。

发热,肺部还有炎症,患者全身大面积85%烧伤,治疗必须马上进行。在疫情依然持续的当下,其他疾病尤其是急危重症的救治依然在继续。在广东、广州,除新冠肺炎以外的其他治疗从未间断。

洗澡煤气泄漏 失火严重烧伤

患者小彭在洗澡时因为煤气漏气导致失火,一瞬间整个洗澡房充满火焰,他打开洗澡房门逃出火海。家属立即紧急呼叫了当地120救护车,小彭被送到当地医院急诊救治。小彭全身多处火焰烧伤85%,呼吸道烧伤。因为当地医疗水平不足以治疗如此大面积烧伤患者,经过抗休克补液治疗后,当地医院立即将小彭送往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与创面修复外科紧急救治。

双肺班片样改变加“发热”,医生不退缩

小彭到达医院时高热,体温39°C,双肺X线检查呈班片样改变。连转运病人上来的当地医生都害怕小彭有没有合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大面积烧伤患者发热是常见的,合并呼吸道烧伤,容易出现肺部支气管损伤,加上早期全身炎性反应和大量抗休克补液,更容易出现肺水肿。但是特殊时期,没有人敢确认此病人的发热和双肺X线检查班片样改变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无关。

面对难题,并没有吓倒广东省人民医院烧伤与创面修复外科医生。科室行政主任赖文医生立即和医院医务处和院感科商讨后,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时期的烧伤患者诊治流程”,严格按照一级防护对患者进行诊疗。接诊的黄志锋副主任医师和黄金玲、李浩君护士在穿戴好防护装备后给小彭进行咽拭纸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筛查。同时配合麻醉科的温岚淇总住院医生和徐金东医生进行床边支气管插管。黄金玲还是一位准妈妈。随着检查及追问家属病史,翻查当地医院肺部CT结果未见新冠肺特征性改变,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结果也是阴性,悬在医务人员上的“利剑”暂时解除了。

紧急事件接连发生,烧伤团队熟练解决

穿戴好防化服闷得护目镜都是水汽,还没工作已出汗。

经过烧伤重症监护,悬浮床,液体复苏抗休克,呼吸机支持,创面外用药包扎等治疗,小彭病情虽然还在病重危险期但是生命体征暂时稳定了。

由于严重的呼吸道烧伤,气管、支气管粘膜损伤,小彭入院第3天,第5天分别出现2次气道坏死组织连同痰液脱落堵塞气管插管导致窒息的高危事件。堵管一发生,小彭呼吸道受阻,立即感到窒息难受,不自觉发生躁动和挣扎。呼吸机也会立即发出短促的警报声。警觉敏感,训练有数的医务人员立即排查险情,精准判断风险原因,多人员配合默契地进行开放气道,更换气管插管等相对应的救治工作。

2次都被烧伤医务人员们熟练地展开抢救解决,目前小彭已经平稳度过第一个死亡风险期,接下来他将准备进行手术治疗。

敢于打硬仗,守护好后方

广东省人民医院作为新冠肺炎省级定点收治医院名单上的一员,烧伤与创面修复外科的医务人员取消春节休假奋战在防疫一线,部分人员还派到医院感染科病房支援。加上外市回广州人员和湖北籍人员接触史人员需要隔离观察14天,科室医护人手非常紧张,个别医生一周的工作时间长达104小时。当疫情爆发时,科室就有11名人员报名志愿前往武汉抗击疫情,其中9人是中共党员。当科室遇到防疫期的大面积烧伤救治时,全体医务人员克服主观和客观的困难,主动加班补位,保证本省危重烧伤患者的安全救治。

采写 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郝黎 张蓝溪 靳婷 黄志锋